饭太稀

音乐随身听:

©摄影师:Arek Rataj

爱一个人,没有机会表白,后来决计绝念。再后来,消息时有所闻,偶尔也见面……幸亏那时未曾说出口,幸亏究竟不能算真的爱上。又爱了另一个人,表白的机会不少,想想,懒下来,懒成朋友,至今还朋友着……光阴荏苒,在电话里有说有笑,心中兀自庆幸,还好……否则苦了。

——木心《素履之往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东山先生:

去户外走个猫步

东山先生:

给老子站好!

东山先生:

叫你不乖!叫你不乖!

其实你不用那么冷漠   我也没想过纠缠

父子两人,一个扛着大锄头,一个扛着小锄头,到地里锄草。没一会儿,听到远处一阵锣鼓唢呐声,原来是村里有人娶媳妇。儿子放下手里的锄头,红着脸跟父亲说:“爹,我今年都二十了。”父亲望着儿子道:“噢,那明天换个大锄头。”

© 十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